可约稿,请私信联系。QQ1251864790
【商插:2D游戏原画/杂志用/广告用/其他用】
【本子:彩插/周边用】
【私稿:彩插/头像/人设】
========================
【短篇小说】

【工作细胞-白赤】《贫血症》

这篇文已用,稿费已经拿到手了。

字数:5026(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8年09月27日。


【正文】

将攥在手心的地图置于眼前,认真地搜索现在自己要去往的目的地。手执的手推车上如往常一样,搬运着这具身体所需要的养分。

氧气和二氧化碳是自己一直都有好好搬运的物件,弯曲着膝盖半蹲着的姿态,仔细检查着纸箱的每一个面,确认着是否有好好地被密封起来又或者在莽撞地运送中是否出现了任何破损的痕迹。

犹记得在一切初始的时间里,不知是因为自己作为一个新人才会拥有的愚笨,还是因为自己迷糊的个性而导致的疏忽,竟在那样危机的时刻里成为了细菌的搬运工,小帮手的姿态差点害去了自己的性命。

确认了目的地所在的方向,随着手推车所受的一股力轮子滚动着向前运动。吱吱呀呀的声响细微,每向前运动一轮就不断地传出。轻轻走动的脚步声,却可以清晰地听闻。侧过脸,两边扫视一周。多少有些疑问,平日里热闹的人群似乎失去了踪影,仿若在这条通往毛细血管接收室的路径里,自己成为了这个时刻里唯一的存在。

推着手推车按照自己确认过的线路行进,根据着自己的理解在小径中兜兜转转,绕来绕去。明明自己早就已经成为了这里独当一面的工作人员,却还是无法改掉这方向感极差的毛病。

突然而来凌乱的脚步声,加速步伐双脚轮换踩踏的动静逐渐接近。抬眼,便刚好看见一群人朝自己所在的方向聚集。跑动着从身边擦过,手推车推动着发出响动。身上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工作制服,茶色长发的女子一边放慢了脚步,嘴里一边招呼着自己说着什么。她的说话在吵嚷的环境中听不太清,只能够铺捉到几个大概的关键词汇。一边迟钝地微微点了点头便目送着她离开。

推动着手推车加快了步子,嘴里默念着自己要去往的毛细血管接收室的房间号码,一边快速地将数字收入眼底,一边敏捷地辨认。

眼里那人手里攥着常用的那柄匕首,闪动着敏捷的身躯,逼近的脸庞占据了眸子,白便染上了鲜红的颜色。侧过身去,一记勾爪从眼前略过,鼻梁处一道血痕。手握的匕首换了个方向,从上方刺下,鲜血溅了一脸。

和身侧的小伙伴们擦身而过,尽最大的努力将手推车推向前方。加快的步子似乎过了头,轮子的运作似乎出了问题,在转角的地方磕磕碰碰向外翻倒,载运的箱子和养分的藤条篮散落在地。

踉跄着身子向前跌出好远,站不稳的双腿迈出一步,毫无预警地一脚踢在纸箱的一角,一脚将食物踩烂到不成样子。

一个身影站住在前方一步远的距离,伸出的手臂刚好撑住向前倾倒的身躯。多少感到有些窘迫,支支吾吾开口稍微打了声招呼。站稳了双腿,便瞧见他蹲下身子,一言不发,帮助现在眼前所见的如此狼狈的模样。

白血球雪白的固有色上满是沾染了鲜血的颜色,想必今天的他们也是努力地与外敌奋战过了吧。微微垂下眼帘,上下打量着对方的模样,心里满是敬佩。自己作为一名红血球,能够做的事情真得是有限,虽说自己也算得上是人体运作的功臣中的一名,但还是想要像他一样,成为英雄一样的存在。

装有二氧化碳的纸箱被好好地整理,虽然上面依然清晰地留有被踩踏过的痕迹。装有养分的藤条篮断了几根藤条,食物破损不堪。伸手挠了挠后脑,脸上满是不好意思的神色。一边大声地感谢着对方的帮助,一边忙不迭地推动着手推车迈出了步子,怎么看都有些不自然的模样。

他应了应声,下一秒似乎是注意到有什么需要传达,便叫了叫自己的名字,特别告诉了些什么,说完转身离开我的视线。

多少有些了解目前的事态,运输的动作又快速了一分。一直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只是跟在伙伴们的后面,按照前辈的指示进行着工作。这具躯体的主人似乎是得了一种比较常见的病症,然而这样的病症处理的不好,免疫系统崩溃,细菌们便轻易地乘虚而入。

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在自己的记忆里,在以前这样的事情自己似乎并没有遇到过,一种症状的产生总是伴随着各种原因,而这一次竟然完全是因为我们的过错。

来回跑动着,一遍又一遍地将这幅躯体所需要的养分进行输送,然而却又似乎完全没有尽头。没有足以好好休息的时间留给我们,无论怎么去传输都好像完全不够用一般。嘴里一边说“好累”的字眼,一边瘫软着坐在地上。伸手将头顶的帽子摘下,轻轻挥动几下竟企图能够得到一丝安慰的凉意。

伸手一不小心,将身侧的手推车推出好远。滑行着,与不远处的另一台相撞,发出金属碰撞的声响。将脸埋在屈起双膝的缝隙里,环抱着双腿,缩成一团。不由地叹了口气,这样高强度的工作,真的是令人着实吃不消。

耳边突然嘈杂的声音,从一个人的分量增加到一群。侧过脸去,刚好瞧见在自己右后方的方向,一群人聚拢在一起。嘴里大声叫嚷着什么,两三个人将中心围绕的那个对象直接抬起,运送往其他地方。

她眯缝着双眼,嘴里呜呜咽咽,脸色苍白,看起来情况很糟糕的模样。前辈站在人群中央,出声进行了指示。

“从现在开始,如果有人身体感到不舒服需要休息的一定要说出来。”

“虽然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可以失去太多的工作伙伴,但是一旦身体垮掉明天就更加无法加入进来了……”

话音落,数秒钟的寂静。几个女孩子踟蹰地举起了手,嘴里支支吾吾含糊不清地说了些什么。微垂下眼帘,一副怯懦的模样。

我也想……这样的念头从脑中溢出,从内心里升腾着仿若下一秒就会讲出来。伸长的脖子摆回到原本的位置,侧过脸来,压抑着。现在这样的情况,自己也是一样的,劳累,不适。

前方脚步声聚集着,渐远。抬眼,瞧见黑色衣服的杀手T细胞们叫嚣着跑向同一个方向。今天的他们似乎也在与细菌大敌们进行着战斗,不知道那些白血球们怎么样了,应该也是在前线努力着负起自己的责任,完成自己的工作使命。

站在自己前方的那个男人,将自己置于身后完全地保护着。手里紧握着匕首,只是默默地防御着,不曾离开我的视线。我知道对于他而言,近身战才是他所擅长的,这样的我似乎只是个只能给他添麻烦的对象。

触手支撑着,细菌悬浮在空中,嘴里喋喋不休,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扬起一只触手,露出前端的勾爪,挥下。金属碰撞的声响,就这样轻易地被刀刃阻挡。迅速向前一步,挥动手中的利刃,断掉数根触手。红色的液体喷出,一时蒙住了双眼。眨了眨眼睛,竟在下一秒被大量的红色覆盖,满是血污。

他侧过脸来,身上沾染了大片的血迹。张开嘴提醒,他抬起手擦拭着我的脸庞,我知道此时我应该也是和他一般的模样。

微微抬起眼眸,眼皮疲重的感觉还未消失。眨了眨眼,模糊的世界变得清晰。刚好瞧见自己身前的手推车,然而上面所需要运输而堆砌的货物都失去了踪影。发现因为自己的一时疲累而落后了工作进度,发现因为自己的疏忽而丢失了必要的物件,脑内顿时一片空白。

“所需要运输的东西,你的前辈带走帮你运过去了。”

“……”

身侧一个声音响起,简短的几句话。侧过眼去,刚好看见他的侧脸。手上拿着手帕,仔细地擦拭着脸上沾染着的红色。有些惊异于他怎么会坐在自己旁边,不过应该是因为战斗又告一段落了的关系吧。

“白血球君是为什么待在这里啊?我是因为累惨了就偷懒了……嘿嘿……”

体力似乎还没有恢复,四肢瘫软的样子。脑袋耷拉着,枕着手臂。嘴里一边说着这样的话,脸上硬生生地挤出笑容。

他侧过眼来,只是默默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将视线投向别处,张嘴自顾自说着什么。

“这样循环的战斗我们也感到很疲乏,白血球们也有人受不了,但是大家还是会顽强抗战。”

他伸手捏捏肩头和脖颈,侧过眼来正好与我四目相对,便轻声咳了咳装作并没有做过什么的样子。原来白血球君也会有觉得疲累的时候……

扫视打量着,从他的脸直到肩头。面部的小划伤,另一侧的臂膀似乎也有受伤的痕迹。浴血奋战,每一刻都不容停歇。强打起精神,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身子。似乎在某种程度上给予了自己精神上的支持,感觉在这一刻自己也可以打起精神来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一旦遇到被细菌们入侵的时候,我们能够做的事情就只剩下了逃窜,至少在自己的岗位上一定要尽自己的职责。

推动着手推车去往相反的方向,走出几步路的距离。转身看去,却发现早就见不到在那休息的白血球君了。

重新装载了货物,就快速地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当中。一样的路线,一样的工作内容。每天往返的次数比起平日要多出很多,竭尽所能地将人体所需的养分送达。经过前几天的安排,每天可以参与的工作伙伴们变成了流动数据。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现在红血球们才能够依旧跟着大部队指令一起竭诚为这具躯体服务着。

脚步逐渐变得慢下来,最后停止不动。侧个身子踮起脚尖向里望去,几个队列交错着等在接收室外,排了很长的队列。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想要去抱怨人体结构设置的不合理,每一个接收室只能够容纳一名人员进行传输工作。在现在这样需要救助的情况下,真得算是种自取灭亡的构造。

有些耐心不足,又有些无奈,重重地叹了口气。前方的队列也算是迅速地缩短着自己与最前的距离,就这样数着时间过去,似乎也只是过去了几秒钟而已。心里默默数着前方还剩下人员的数量,一边变得心情略显轻松起来。

打开铁质的门,迅速将养分置于其中,转身离开便在人群中穿行,去往另一方尽头的地方装载又一次的货物。努力地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和白血球君一样努力奋战每一刻。

嘴里一边嚷着“借过”的字眼,一边尽量不与他人发生擦碰,却在下一秒莽撞地撞到面前的那个对象。站稳脚跟,一边说着抱歉的话,一边伸出手去。

“啊,不好意思撞到你了,对不起。”

“……”

面前那人只是摆摆手一副没关系的模样,定睛才发现是一直都有照顾自己的那位前辈。说话的声音有些软绵绵的,双颊蒙上一层绯红。私自抬手抚上她的额头,这才验证了内心那点小猜测。

前辈似乎从第一天到现在都还没有休息过,一直都努力在运输的最前线。在身体不适的时候进行照顾和慰问,在士气不佳的时候进行鼓舞,一直都身带着身为前辈的责任尽职尽责,可能其中最基本的就是身为红血球这个身份的自觉吧。

主动将前辈的那份承担,抢过手推车朝她笑了笑。她只是脸上露出有些担心的神色,但最终无法抵抗病魔的折磨。我知道她心里所担心的事情,但那些担心同时也是我所担心于她的。

将手中的推车和货物随手扔在一旁,嘴里惊声叫喊着踉跄着四处逃窜。眼看着身侧人员此刻的模样,心底似乎有了些眉目。嘴里叫喊着“不妙”的字眼,便拔腿向另一个方向逃离。去往的方向似乎有什么问题,这样的想法在内心产生着,接着停下了脚步。

打斗的声音渐近,明明知晓现在在进行战斗的是白血球们,但还是在这一刻知晓了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小心翼翼地向后迈出步子,数步的距离。后背可以清晰地感知到金属质感,隔膜早已隔断了每条路径通往的方向,而自己却脱离了保护区的范畴,正好处于危险当中。

白血球君一个接着一个地将小型细菌体进行抹杀,然而数量却多到一刻也不能停歇。巨大的细菌外敌张大巨型的嘴巴露出脏污的口腔,大声笑着,粗哑的声音震耳欲聋。白血球君持刀靠近它的周身,每一次攻击却都只能够将那些围挡的小型细菌消灭。

白血球君似乎只身一人。来回扫视着,完全没有办法在前面那一群生物中看到第二个白色的身影。小小的身影来到眼前遮掩住可以看到的视野,嘴里发出清脆的叫声在空中漂浮。

多少有些惊恐于与细菌近距离接触,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视线一刻都不敢从它们身上移开。

后背紧贴在门上,双脚一点点地挪动。眼前的小型细菌也似乎以同样的幅度移动着,紧跟不放。从间隙中可以瞧见前方的动向,似乎有什么东西告诉的很清晰,足够轻易地解决目前所遇到的这个难题。

“白血球君……!!!”

“……”

“你怎么会在这里?大家应该都已经被疏散了才对。”

“我觉得我可以帮你!”

他听闻我的话,一声不出,只是侧过眼来看向我所在的方向。巨型的首脑乘机靠了过来来了个撞击,却被白血球君敏捷地闪开。反手划上一刀,又一次被盾牌般地小型细菌成功抵挡。

双眼紧紧盯住眼前的那些小家伙,向一侧迈出腿去,侧过眼去发现真的被紧跟在一边。大跨步来到白血球的身侧,运动着身体,快速地向另一侧跑去。奇迹般,小型细菌似乎是发现了新鲜有趣的事物,吸引着朝另一边飘去。

眼前的视野变得逐渐清晰,保护的盾牌失去了一层又一层。间隙中,匕首刺入,正中红心。拔出,鲜血飞溅。

丑陋的细菌凄声叫唤着,瘫软在地。细小的叫声逐渐消失,最终失去了活性。小型细菌们一个个从半空中掉下,散落一地。

努力地重复着这些天来每天都要做的课题,工作的强度依旧,一点都没有降下去。手上的绷带依旧缠绕着,被细菌感染的创口,不知道要过多久才会变好。犹记得前些时候,自己参与战斗那天的日子。只要一想想自己也能够在战斗中大放异彩,能够帮到白血球君的忙,就会高兴地嘴角上扬。

重重叹口气,疲累的感觉一直都在。哪怕现在鼻间哼着小曲,也还是没有办法忘记这一点。

“白血球君,请问我们像这样的战斗着,这具躯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复到原本的样子啊……”

“……”

“也许要很久……可能一辈子……”

“……!!!”

 

【END】

评论
热度(24)

© 珑澈TOORU@插画/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