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约稿,请私信联系。QQ1251864790
【商插:2D游戏原画/杂志用/广告用/其他用】
【本子:彩插/周边用】
【私稿:彩插/头像/人设】
========================
【短篇小说】

【《艳·倾城》·文·原创】Chapter 5

【正文】

 “还真没想到,那个十七岁的少年果真就补上了禁卫军总统司的位子。对此,你有什么看法么,九弟?”一人边说着边在棋盘上落下一子,狡黠的目光期待着什么。“那个男人还有什么做不了的么……”说着这样的话语,对弈的另一人脸上可以说是没有显出任何表情。“话可不能这么讲,那个男人可有为其他何人费过丝毫心力,可以说那个少年是特别的吧!”“特别么……大概也只能算作是个优质的玩具吧……”话音未落,落下一子已定大局。

  亲眼目睹自己的男宠与其他男子的肌肤之亲,翌日就以边防人手不足为由将本应屯居京城的禁卫军总统司李御调离,接着就最近的一大战役血战沙场至死不归。这样的大费周章铲除自己的眼中钉,那个男人这样的恶趣味真是令人打寒颤。

  轻叩门扉,来人毕恭毕敬,“三皇子,九皇子,陛下传召一同用膳,请二位摆驾。”听闻此言,二人不明其中原理。非若有事,那个男子怎又有闲情逸致与他的子女们待在一起。“知道了,就说马上就到。”被称作三皇子的男子执起折扇,看着身旁的九皇子,“九弟,我们这就移步摆驾吧!”说着半扇遮面,轻笑着移步走在前头。无奈,九皇子只好起身紧跟其后。

  三皇子李景溯,在同辈中排行第三。生性较为随意,喜欢有意地去运用文字语言作弄他人。时常手持折扇卖弄文雅,现妻妾总数有三外加男宠二人。对他来说,只要是能够满足他的人他都想要留在身边。

  九皇子李景言,是君王最小的儿子同时也是最抱以重望的。他生性较为冷僻,人情缘较为淡薄。对于他人的事情,他通常都不太会放在心上。对于较为争议的话题,他也总是看起来没什么多大的兴致,总是寥寥只字便表达完他所有的看法。现尚无妻妾,对他而言好像有没有妻妾本就是件不用放在心上的事情。

  然而如此性情迥异的两个人,在这深宫之中却是最能够互相契合的组合。并排走在长廊,言行性雅,似优美绘作一般。细语谈笑之间,总透露出不凡的贵气与高雅,直引人纷纷侧目驻足长看。途经御花园,常见有小侍婢藏身在大榕树后望着二人的身姿赞叹不已,对此二人都是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但是偶尔也会有遇到三三两两个侍婢对二人指指点点,随即持帕掩笑偷偷跑开,对此二人还特地去向相好的皇姐请教过一二。

  走在通往帝王寝宫的长廊上,不远处还在忙活的侍婢注意到这边绝美的画卷,伏耳私语一番便纷纷掩嘴轻笑,余光注意到这边投来的视线方才不好意思地跑开。“呵呵,看来我们的风流韵事还真是大家茶余饭后的好材料。”这样玩笑地说着,三皇子有些玩味地望向身边的九皇子,“你说,在她们说的这一个版本的故事里,到底是孰攻孰受呢?”听闻此言,九皇子不疾不徐,微侧过头:“反正受不会是我。”如此平淡的语调,仿佛就是既定而不容改变的一般。看见对方如此认真地表情,三皇子不免苦笑,如此这般没有笑点,长此以往就会变得无趣了啊!

还未片刻时间,二人便来到帝王的寝宫。令二人稍显惊异地并不是膳食的过渡堆砌,反倒是餐桌旁那个邻帝王坐着的人。那身服饰,那张面容,不就是那个才十七岁就补上禁卫军总统司之位的少年么。只是与第一次看见时相比,那张绝美的容颜上已然看不到多少神采,更多的反是种泛着死灰的落寞。


(待续)

评论

© 珑澈TOORU@插画/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