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约稿,请私信联系。QQ1251864790
【商插:2D游戏原画/杂志用/广告用/其他用】
【本子:彩插/周边用】
【私稿:彩插/头像/人设】
========================
【短篇小说】

【《艳·倾城》·文·原创】Chapter 8

【正文】

见对方一直没有回应,男子莞尔一笑:“其实,姑娘并不用如此拘谨,我本不是什么可疑之人,姑娘大可放心告于我。”话音已落,对这声明与强调并存的话语,真得是很让人虚脱。姑娘……姑娘……这次居然一次就说了两遍……“又或者姑娘是这街中之人,如若如此的话,就还请定要告于在下你的花名才好呀!”这样说着,那张帅气的脸上毫不吝惜地给出了个美好的微笑。

  实在是叫人忍无可忍了,那样的话也就勿需再忍了吧。“去你的姑娘,去你的花名,这样的一个堂堂男子汉站在你的面前,你也能够认作姑娘,你眼瞎了吧!”一口气吼出这么多话语就火烧屁股般一溜烟逃走,留下对方满脸的难以置信呆立在原地。

  就这样逃跑了,待停下来看看四周,马上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直袭心头……算了,总会有办法找到回去的路的。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人生路不熟的,就连唯一能够照明的工具也不知道到底是落在了什么地方。

  还立在原地的男子着实有些郁闷,自己这可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男子汉么……自己可是完全知道的呀,那么明显的喉结,任谁都会发现不是。可是自己到底又是因为什么竟会去招惹这样的一个少年呢?注意到地上被落下的那盏花灯,拾了起来,心里不禁一阵自嘲,定是因为那样清丽的一副容颜吧。

  摸着墙壁艰难地挪着步子,黑漆漆的视野让人心里没了着落。实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有什么东西会突然跑出来,这种未知的感觉让人一颗心都悬在了半空中。不知是踩到了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人身上的一部分,因为明显地有听到一个粗暴的口吻在吵嚷着什么。接着就可以感受到数个目光朝这边投来,下意识地转身逃跑,但还未跑出几步就被几股强劲的力道制伏。

  提着那盏被落下的灯盏,男子徐徐向着前方行进着。也不知道那少年现在怎么样了。看他那反应,看来自己真的玩笑开的太过了吧。不过,那样的容颜开这样的玩笑应该也还蛮相符的吧,在花街能够比得上那张容颜的女子也是屈指可数的吧。这样笃自想着竟不自觉地轻笑出声来,惹得路人纷纷侧目。

  被几个人拖到一个角落,强劲的力道令人无法挣脱。待近了才看清对方的面孔。几张不友善的面孔凑到眼前,能够明显地嗅到刺鼻的酒臭味。看着面前几个人交头接耳一番,也听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咕哝着什么,但接下来他们的动作行为着实让人有些接受不能。

  手脚被其中两个人禁锢着,接着衣服就被一双手粗暴地撕开,外衣上的盘扣都被扯掉了几颗。努力地挣扎着呼救着,但是难敌那么强劲的力道,手腕白皙的肌肤都摩挲出了几道血痕。呼救着,也没有人听到来解救自己。

  不知是进行到了什么阶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失没失身,就看见眼前的那几个恶徒一一倒下。眼前迷迷糊糊的,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也许是因为流了泪的关系吧。那个身影来到跟前缓缓蹲下,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只是下一秒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而结实的怀抱,那样紧缚的力道,不强硬却也不容拒绝。“不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将你找到。阳儿……”

“阳儿……”无视之。

“阳儿……”再次无视之。

“阳儿……”更加无视之。不对……“什么?娘。”恭敬地给出回应,差点就因为那人的关系而忽视了娘亲。“李公子已数日来府,也该给出答复了。”娘亲看看彼此,“你们年轻人自己好好谈谈。”说罢,便留二人共处一室。

“阳儿……”“不要这样亲昵地叫我的名字,再者说,你是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的?”怀着满心的疑问这样问道。对方听罢笑着指向某处:“你腰间的所配之玉告诉我的。”低头见腰间的所配玉坠,上面明确地雕着个“阳”字。

“阳儿……”不经意间自己已被拦腰搂入怀中,唇上明显地叠上了另一温润,想要推开却又似乎并不愿使出那么大的力道,反任由对方巧舌入侵交叠勾缠。一吻落毕,耳畔又听他柔声低语:“不论如何,我都会找到你,将你留在我的身边。”

望着三皇子的睡颜,伸手轻轻抚过他的脸颊。想着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时竟会因为那样的一句话就甘心作他的男宠。边想着不禁笑出声,在他脸上落下一吻:“可我此时真正的心意,你已经读懂了么?”


(待续)

评论

© 珑澈TOORU@插画/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