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约稿,请私信联系。QQ1251864790
【商插:2D游戏原画/杂志用/广告用/其他用】
【本子:彩插/周边用】
【私稿:彩插/头像/人设】
========================
【短篇小说】

【《艳·倾城》·文·原创】Chapter 11

【正文】

隔了数日,九皇子伸手推开书房紧闭的门扉。看着地上散铺着的画卷绘作,九皇子微侧过头不愿直视,接着便无奈般重重的叹了口气。抬步踏着空地走进书房,所到之处都小心地不去在画上留下脚印。那些画中都画着同样的一个人,只是姿态各有千秋。坐在椅上,看着桌上画的那副绘作,看着画卷中对方娇柔的姿态,九皇子不禁脸颊一片燥热。明明只是一副绘作罢了,自己为何如此反应?又或者只因画中人的身份正是他的缘故?

也不知前些日是如何,竟驱使着自己动手绘出了他的肖像。可这一画起来便没了节制,竟就这样画了这铺满地的数量。这些画中的姿态有的是依实所描,有的可是意象之作,但他们所包含着的就是本人身有的娇柔与艳丽,其实就可以说是风华绝代的吧。

随手拾起地上的一副,那绝美的容颜都是这般艳世倾城。就算脸上不挂有任何表情也依旧是这般令人赞叹不已。默默地望着手中所拾之作,细细端详半晌才放下,接着拾起另一副与之相较。对比着这一幅幅绘作,比来比去都未得到最满意的结果。

实在属不易之举,无奈九皇子轻轻摇头轻叹,随即将手中桌上的待选之作清于地上。铺好绘卷白纸,捻起袖口磨砚成墨,看起来得要画出一张自己更满意的绘作才好。

笔尖蘸墨,在白纸上落下数笔,轮廓便马上变得明朗起来。换笔蘸取丹青,在纸上晕染上一片。小斗笔尖勾勒,容颜细节便一一生活起来。待最后的收尾完全,九皇子搁下手中的笔,执起一旁的纹章在落款下印下纹印。

看着还未干透的新作,九皇子心中甚感满意。这样的一副画作,不知他是否会倾心呢?这样想着,九皇子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心里满满的欣喜与期待。

手中攥着画卷,疾步走在通往箭术练习场地。九皇子知道,现在这个时间,那个少年一定是会在靶场的。每天也只有这个时间段是他可以以自己的本职身份自由行动的。而没有任务的时候,那个靶场就是他一定会去的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而可以这般肯定他的所在位置,但自己的感觉告诉自己一定不会有误的。

很快的,通过了最后一个长廊。眼前的便是靶场的所在。来回左右地搜寻了一番,终于一个靓影映入眼帘。站在他背后的方位,虽说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那抬弓拉弦的英气却足以将你的视线都吸引到他的身上。

静静地看着他拉满弓,欲发羽箭。实在是不愿自己打扰到他,小心自己的一举一动就连气息都尽量隐蔽起来。手中的画卷被稍稍弄出了折痕,看到真人方才觉得所绘之态完全就没有可以相比的能耐,掌中不禁稍稍加重了点力道。

可能是注意到身后站着的人所发出的气息,柳墨颜侧过头来。发觉竟是那九皇子便才摆出恭亲的姿态,颔首屈膝着显示自己的忠诚。九皇子忙回声应允,对方才得以起身。看见对方对自己如此这般的疏远,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而同时也是对自己感到无奈,明明自己此番来此的意图本不如此却也因彼此间的君臣之职之距而造成许多隔阂。

“九皇子此番是有什么事才来找在下的呢?”看着对方半晌一言不发,柳墨颜不免心生许多疑问,九皇子亲自来找自己总不会只是闲来无趣才来打发时间的吧。但转念一想,宫中的皇子生来锦衣玉食,书画怡情,本不就是天天时间多得无处用的闲人么……

听闻柳墨颜的问话,九皇子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作答,总不能就直言告知自己是因为想看看他顺便就带来自己的所绘之作赠予他吧。这样的意图,不论是谁都会心生察觉到几分的别中之意吧。作为父皇身边的红人,这样的心意也只会是给他徒增许多烦恼的吧。

瞧见对方并无任何回应,心知也并无什么所谓,于是搭好弩弓准备又一羽箭射出。指尖稍使出力,引弦便绷地直直的,只需下一秒的松开指尖,便可顺利发出一支。一点也不去在意身侧的人,柳墨颜聚精会神,注意力都放在了前方的箭靶之上。

“那个……”松开指尖之时忽闻身侧之人的话语,不禁稍有偏差。看着立于箭靶上的成绩,柳墨颜微微皱起了眉头。明明已经决定不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却又偏偏落得如此。一时脑中闪过那人执教时的话语气息,眼中不自觉地又将那份藏在心底的悲凉遗漏出来。

察觉到柳墨颜情绪的波动,李景言自知定是自己的过失,一时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样的情感,他从未有过也从未遇过,对此他无能为力。只是深感惭愧地垂下眼帘,唇齿微启却无话可言,手中攥着的那副绘作早已是折痕遍布了。

“九皇子有什么想说的么?”听闻到对方的问话,李景言方才回过神来。刚一抬起眼帘就正对上对方一对明眸,那对眸子里虽然已多了不属他这个年纪该有的事故沧桑,但也无法掩藏掉那本质的凤目妩媚,竟又变得语塞起来,才准备好要说出的话语又不知该要从何说起。

被盯着看的时间长了,虽说不用过于在意但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柳墨颜抬手故作轻咳一声,眼光也偏离到一旁不再去看他。注意到自己的失礼,李景言深觉有些窘迫,抬手挠挠后脑,余光见对方侧过脸轻咳的模样。闪烁的眼眸,微红的双颊,刚才他是不是也有点不好意思呢?

“这个……”李景言从身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绘作递给他,“你收下这个吧……”看着停留在半空中的那副卷轴,柳墨颜微微有些发愣,这不知是字还是画的卷轴是要送给自己的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样想着,柳墨颜迟迟没有伸出手去接,因为他完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才会有人要赠予自己这份墨宝。

见对方迟迟没有动作,李景言忙道:“你勿需有任何顾忌的,我只是想要将这赠予你罢了,你只需收下便好。”这样说着,李景言便硬性塞进柳墨颜手中,不容对方一丝的拒绝。一时四目视线交汇之间,李景言顿觉羞涩万分,脸颊燥热一片,忙退离数步之远,自己方才是否有不经意地触碰到他的手指呢……


(待续)

评论

© 珑澈TOORU@插画/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