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约稿,请私信联系。QQ1251864790
【商插:2D游戏原画/杂志用/广告用/其他用】
【本子:彩插/周边用】
【私稿:彩插/头像/人设】
========================
【短篇小说】

【《艳·倾城》·文·原创】Chapter 10

【正文】

待内务总管禀报完毕,两位皇子便信步来到面前。与前次相见时一样,三皇子身着花式繁复的衣饰,手中依旧拿着一把折扇。而九皇子则身着着以银灰色为基调的衣饰,依旧看起来是那么沉着高雅,唯有不同的只是那张俊秀的脸上明显多了一丝憔悴,也不知到底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两位皇子恭敬地向君王行了早安礼,随即便注意到还在床榻上裹着被单而坐的柳墨颜。与二人眼神交汇的一瞬,柳墨颜忙收回自己的视线将脸偏向一边,窘迫与羞耻感刺激着他的神经,竟羞得从脸颊红到了耳根,就连那还露在外面的颈项与双肩都仿佛染上了一片绯红。

  见此情景,两位皇子心中有数。这一定又是那个男人的恶趣味,他就是喜欢将他人的不快视为自己快意的源泉。这样的去折磨一个人的精神本属恶劣,更何况对方还是个位居禁卫军总统司的位子以荣耀作为个人价值体现的战士,这实在是莫过于是最大的耻辱。此时还硬撑着待在床榻上的那个少年,他此刻的心境又该是如何的呢?

  请过安,两位皇子便再没有多余的理由待在那个男人的寝宫,于是便告退离开了那个充满了恶劣的地方。走在长廊,三皇子走在前面,九皇子走在其后,一路上,九皇子满心的介怀,现在那个少年又会被继续如何对待呢?是会接着刚才的继续受苦又或者是可以得到片刻的自由呢?反复地纠结着,完全没有发觉前方兄长已停下了步子,竟直接一头撞在兄长结实的后背。待反应过来便听到兄长一如既往的调笑:“怎么?如此这般的魂不守舍,莫不是叫刚才那绝美的少年勾了去?”边说着边轻摇着手中的折扇,脸上带着笑意。听罢竟深觉窘迫,正如兄长所说,刚才自己一直都在想着关于那个少年的事情。见李景言半晌一言不发,三皇子霎时垮下脸来,语气里满是告诫:“你该不会真的……听清楚了,那个少年是绝对不可以的,他可是那个男人的东西……”看着兄长一脸的严肃,九皇子却没有办法去反驳,明明自己对那个少年的感情又不是喜欢……大概不是吧……

  半路与自己皇兄分道告别,走在回自己寝宫的路上。一路上遇到别宫请安的侍婢小奴都只是有些敷衍地摆手示意,心里还是有些介意方才与兄长谈及的话题。但仅是这样随意地摆摆手,却也足以令那些侍婢小奴们高兴许久。因为早早就已有所耳闻,九皇子李景言是个待人较为冷漠且沉默寡言的人,对于他这样与她们打招呼也已算是受了偌大的恩宠了。

  回到自己宫中,九皇子便直接去到自己的书房,命令任何人都不要轻易地去打扰。坐在书房案前的红木椅上,九皇子不写字也不作画,而是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不知道的人可能会认为他只是在发呆或是在作着什么白日好梦,但事实上九皇子的脑子里现在无论如何都装满了一个人的事。他很想平静心境去遗忘掉,但是却怎么都无法静下来。每每脑海中闪过那个人的脸,九皇子都觉得有些窘迫,且不说那人是那个男人的东西,就他是个男人这一点自己都有些无法相信自己那模棱两可的心意。自己可是不喜男色的呀……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又或者,自己对他的心情又真得是名为喜欢的那一种么……

  夜晚,搂着怀中的人儿,三皇子满脸的心事。“三皇子,又有什么心事困扰着你么?”被唤为阳儿的少年在他怀里蹭了蹭,仰着一对带着担忧的眸子。“又这样轻易地就被你发觉了呢,阳儿!”微笑着这样说道,一只手在少年头上摩挲着,带着宠溺。三皇子虽然脸上带着笑颜,但那笑颜中带着的那抹微妙的苦闷可逃不掉阳儿的眼睛。看着对方依旧困惑的双眸,三皇子也心有不忍,“其实,是关于景言的事啦。”“哦,九皇子?”“嗯,阳儿有所不知,我九弟现今似有欲尝试男色的倾向,但他看中的对象却是绝对不可出手染指的,那人可是那个男人的东西……”

那个男人,阳儿听罢稍有惊异。曾常听三皇子提及“那个男人”,问过之后方才知晓指的是君王,三皇子的父王,那个令人生畏的男人。只记得自己与那个男人仅一面之缘,而就那一次就足以令自己记住那个男人使人敬畏的气场。而九皇子居然看上了王的“东西”,那“东西”想必应该指的是男宠什么的吧。那男宠又该是拥有着何等姿色竟能令二人都为之倾心呢……


(待续)

评论

© 珑澈TOORU@插画/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