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约稿,请私信联系。QQ1251864790
【商插:2D游戏原画/杂志用/广告用/其他用】
【本子:彩插/周边用】
【私稿:彩插/头像/人设】
========================
【短篇小说】

【《透明色》·文·原创】Chapter 2

【正文】

硬要说起她这个人,自己对她的存在多少还是会略有所耳闻。她的名字叫做舒亚诺,她的家世背景并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提起的部分,在这个本就是私立的学园里,大家都差不多,当然她也只算是好好地融入其中罢了。单从表象去看她的话,倒也算得上是个颇有些容姿的女性。可以轻易地联想到顶着她那张脸的女子轻声交谈着时而掩嘴轻笑的模样,怎么看都会令人徒增添些额外的好感。

思绪数秒的漂流,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所注目的那个方向,她猛地弹跳起身一个扣杀,随即转变了局势。默默地瞧见网前的她一边应和着身侧其他女孩子们的赞美,一边直接抬起手背拭去挂在下颌的汗水。她的双颊只是多了份因为剧烈运动而显现的彤红,频率稍显急促的喘息,单从这样的方面就足以看出她颇有些运动神经。

追逐她的视线没有一刻的犹疑,脑袋一侧突然的钝痛侵袭大脑,竟被一片空白占据。脑袋懵懵的并不清楚现在所处的境况,只能够发现眼前所能看到的东西经过一个大旋转从平时的视角直接来到天花板的方向,逐渐模糊的视野占据主导。嗡嗡的声响在耳边环绕,耳鸣所造成的恶心感从喉头泛起,止不住地干呕。

努力维持着眼睛所能够看到的部分,一条缝的间隙。身周的环境安静到就连自己的呼吸都可以轻易地听闻。可以感知到自己整个人平坦地躺倒在床上,可以轻易地猜测到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半晌没有任何声音的传出,现在医务室里就连医生都不在的样子。微微张开双唇企图呼吸能够顺畅一些,吸吸鼻子可以明显感知到呼吸被阻隔。

自己方才应该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遇到意外了,班上的男孩子一个投球直接击中了自己的太阳穴以及耳朵的部分。在那一瞬间自己还以为死定了,单单只是留了点鼻血还保住小命的自己真的是福大命大。

抬手将塞住鼻孔的纸团抽离,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艰难地支撑起身子坐好,脑袋还是有些闷闷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医学上所说的脑震荡后遗症吧。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是就这样默默地呆坐着。突然下意识地侧过眼来,却发现一直到现在都还不曾有的发现。我真心惊异到无法相信,她正默默地坐在我病床旁边的凳子上,同时用一种惊吓的表情与我四目相对。

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我和她的相遇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内心的思绪翻腾,一时半会儿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第一句打破这种僵局的话来。习惯性地保持着平淡的情绪以及平淡的表情,在这种时候果然还是追求着内心和平的处事原则,默默地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她微微地愣了愣神,接着在下一秒的时间里微垂下脑袋。也许是瞬间发现自己一时的失礼,脸红到了耳根。可以清楚地瞧见她脸上神色的转变,在心底第一次有了她一定是个感情相当丰富的存在的想法,不过想想看之前在画室那边遇到她窘迫的模样的自己早就有这种想法也说不定。

双手抓着衣服的下摆,下意识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双腿下意识地小幅度动作,看得出她现在的窘迫,也许现在只要有一个小小的机会在她面前,她一定会借此机会跑得远远的。这样的猜想在脑海中成型,医务室的门被打开,几个人影便来到跟前。

只是招呼了一声,只见她腾地站起身来,嘴里含糊地说了些什么客套的话语便直接头也不回地逃离现场。真的对自己而言,她真是个奇妙的存在。她大概就属于是那种会无意识地自己给自己找麻烦的存在。不论是在画室里的那一次还是刚刚那一瞬的失礼,都足以证明自己的这一猜想。

面前的两人嬉笑着坐下,语言里满是关心的成分。给他们一个真心的微笑就是自己能够给他们的最好的回应。细细回忆方才的一系列事情的发生,立马询问起自己现在最想要知道的部分。

“对了,你们知道我当时晕倒是谁把我送来医务室的吗?我想要当面感谢他。”

“那个女孩啊。”

“嗯是的我很感谢她在我身边照看我,但是……”

“嗯,是那个女孩啊。当时看到你晕倒了一个箭步跨过来背着你就要往医务室走的就是刚才在这里的那个女孩啊。不过当时的那个场面,想想也应该是很极品啊,人家女孩子怎么可能背得动你呢。哈哈哈——”

“……”

“哈哈哈哈——”


(待续)

评论

© 珑澈TOORU@插画/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