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约稿,请私信联系。QQ1251864790
【商插:2D游戏原画/杂志用/广告用/其他用】
【本子:彩插/周边用】
【私稿:彩插/头像/人设】
========================
【短篇小说】

【《透明色》·文·原创】Chapter 1

手上有几章,都发出来吧。


【正文】

一笔慎重地落在绷紧的画纸上,所能够看到的就只有陈列在自己眼前没有多少间距的画面。又一笔落在刚才的那笔上面刚好重合。耳里听闻着身边那人教导性的言语,接着在一个不小心的空档里眼见着旁边伸出一只手来在画面另外的地方自顾自地添上几笔。离开纸面的笔刷悬在半空,紧盯着对方的动作,随着静止毫无变化的表情一起仿佛操纵了时间,无视了时光的流走。

身周的人收拾着占满颜色的调色盘,在载满污水的桶里翻搅洗涮着画笔,小心的将画作从画板上连着胶布一起揭下。而唯独只有自己,只是呆呆地注视着画面方才被肆意添加的某个地方。下定决心小心地将画纸撤下,淡漠地眼神,双唇紧闭。心底默默地泛上一层涟漪,然而却一直不曾有所表露。

从方才下课铃响的瞬间就爆发出事件的端倪,瞧见身周的同学们一个个看热闹地围堵在对面教室的门口。像这样的情景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对门的画室里只要还有那个人的存在,这样的情景就算得上是屡见不鲜。

手里提着盛满洗刷颜料污水的折叠桶挨着墙从人群的缝隙中通过,嘈杂议论的言语交叉重叠,一时倒也实在弄不清发生事件的始末。叹口气自顾自将身后的画板换了个舒适的背法,直接将桶里的污水倾倒干净。

哗啦的水声一阵接着一阵,洗涮用水一遍接着一遍地被注满,机械性地进行着手中的动作。今天,总感觉和往常一样,平庸的日常中多上一丝强制性的郁闷。其实自己是反对的,肆意被美术老师以自己的理解来进行修改,在这种层面上应该就算不上是货真价实的原创作品了吧。

一个人独处着在一个人的时间里来排解内心的负能量,在某种层面上自己倒也会感觉像自己这样的人还真的是多为被动。将内心的真实想法遮蔽起来,采用最为和平的手法来面对人事。本以为远离日常的校园环境,一个人偷偷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知晓着的自己的所在之处的时候,却也不可避免地遵循着这样的处事原则,想想倒也真的是只能够重重地叹出一口气来。

突然插进来一个清脆的说话声,一边听着对方接下来的言语一边被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的来者挤到了一边,侧过头瞧见对方的侧脸这才恍然大悟起来。单从侧脸就可以轻易地认出她的身份,皱起的眉头逐渐锁紧,愤然的神情下频频啧啧出声,还不断地小声嘟嚷着些什么。清洗着手上粘上的花色颜料,使劲揉搓着手心那片薄薄的香皂。湿漉漉地双手插进口袋翻来翻去,最终在最后的空间里搜寻到纸巾的踪影。自顾自地在水龙头下冲洗,充分地浸湿。用力地在衣料上所沾染的颜料表面上下搓洗,然而经历数分钟的时间却只有肉眼可见的稍许晕散。握在手心的那团纸巾逐渐地开始支离破碎,散乱的碎屑沾染一片。

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这样的事情,这种时候也许全数看在眼里这种说法反而才是更不应该的举措。默默地眼见着身侧的她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气恼转变成了不耐最后终于溢满了窘迫。赫然在下一秒与她四目相对,毫无预兆地。

我不知道现在的局面算得上是什么模样,喉头下意识地咽下口水,屏住呼吸等待着事情接下来的走向。她抬起眼帘,眼神里满是些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情绪都混杂在了一起。双颊染上羞耻的颜色,红晕直到耳根和脖颈。紧闭的双唇亲启,张张合合,然却似乎又有什么无法言出。只是像这样默默地接受着她转变万化的目光,都足以令自己这个旁观者感到十足的尴尬。


(待续)

评论
热度(1)

© 珑澈TOORU@插画/小说 | Powered by LOFTER